湖南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家有宝妻

2019/06/24 来源:湖南信息港

导读

这一年的秋天,来的格外的早,夏日一过,就有了凉意。(.有.)?(.意.)?(.思.)?(.书.)?(.院.)眼看着再过不久,就要迎来下一个冬

这一年的秋天,来的格外的早,夏日一过,就有了凉意。(.有.)?(.意.)?(.思.)?(.书.)?(.院.)眼看着再过不久,就要迎来下一个冬季了。城城早先就体质偏寒,所以更怕冷一些,蓝星夜每天早上都带着他去跑步锻炼,为了要加强他的体魄。邵洛川偶尔会来小住,陪伴城城一起。在邵洛川的带动下,城城迷上了打篮球,邵洛川就特意去运动器材店买了篮球框来,就装在公馆后院的院子里,又买了一个篮球,周末的时候,就带着城城来打球。城城的个子在同龄的孩子里是拔尖的,但是比起邵洛川来,却是要矮上一大截。一大一小两个人,城城又怎么能抵挡邵洛川。于是,基本上是被杀的落花流水。城城却是不服气,输了就是输了,只是他朝着邵洛川道,“下次再来过!”邵洛川陪玩的都是汗水,他和城城席地而坐在休息。突然城城站起身来说了这么一句,让他着实一怔。多么像是年少时候的邵明阳,失败后也不过是一句下次再来!邵洛川笑了,他扬起唇角,“好,下次再来!”“城城!”蓝星夜拿了矿泉水过来,城城回头,急忙跑了过去。蓝星夜将毛巾递给他,“看你玩的满头是汗,快进去擦擦,换件衣服,不然小心着凉。”城城喝过了水,他点头答应,便是跑回公馆里去。蓝星夜又是慢慢走近邵洛川,她笑着说,“辛苦你了,周末难得空了,还要过来陪城城打篮球。”邵洛川从地上起来,两人走向一旁的长椅坐下,接过了蓝星夜递来的水喝了几口,他这才说道,“哪里的话,我本来就喜欢打篮球,以前我们兄弟几个就经常打。”“他也和你们一起打么。”蓝星夜轻声问道。那么自然的,不经意间,就提起了邵明阳来。对于邵明阳,似乎也没有刻意的去避讳,他们没有,蓝星夜更是没有,偶尔谈到,她也是轻柔微笑的,没有了太过激动的情绪。只是那眼睛里的光芒,清澈无垢,让人看着还是有一丝不忍。邵洛川应道,“当然,二哥和我们一起打。”“那他打的好不好?”蓝星夜接着问道。邵洛川道,“当然好,以前我们兄弟几个,我,大哥,二哥,老三,和别人打篮球赛,那就从来没有输过。四个人对五个人,也是没有输的!”他谈及过去,那骄傲和自信透了出来,多么的怀念。“那他的打球技术比你好吗?”蓝星夜又是笑着询问。这下子邵洛川挑眉了,好似是戳中了他的一个小痛处,被人拿来比较总归是不爽,“旗鼓相当!所以城城的运动神经不错,等过几年,大概可以和我一拼高下了。”蓝星夜唇角一扬,“我可不认为,没准过几年,你就是城城的手下败将了。”“是吗?”邵洛川表示狐疑,他笑着道,“那我们就走着瞧了。”这么聊了几句,蓝星夜看看时间差不多,也是要吃晚饭的时间,她叮咛着道,“洛川,进去吃饭吧。”邵洛川却是喊住了她,“蓝星夜。”“恩?”蓝星夜回头。邵洛川的脸上那笑容微微散了去,他开口道,“我爸前几天见过你是吗?”那是邵洛川的父亲,邵氏的董事长邵其钢,一家之主,邵家的当家人。蓝星夜不知道邵洛川是怎么知道的,但是她也没有必要隐瞒,“恩,见过。”“怎么没有告诉我呢?”邵洛川问道。“只是凑巧碰见了,就打了个招呼,其他也没有,所以就没有想着要特意告诉你。”蓝星夜笑着说。那不过是公司宴客,在酒店里遇见了邵董事长。只是,邵其钢当时邀她进另外一间包间聊了几句,问起了她的近况,也简单说了一些。大致上,蓝星夜已经明白,他们的婚事,在他的眼中是不作数的。蓝星夜默默聆听,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应着声。邵其钢说完几句后,也没有对她怎样,他就让她走了。蓝星夜也就起身礼貌离开。他们的会面,就这样结束。“你不要管他说了什么,也不用去在意。”邵洛川已经太了解她的脾气,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问,也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的。所以,他也不打算问了,只需要告诉她这一句话。蓝星夜笑着点头,“大伯他也没有对我怎么样,洛川,你不要这么紧张。”其实他们之间,非要说谁对不起谁,蓝星夜始终觉得是她对不起邵洛川来的多。毕竟,他们的婚事是假,他无端就被结婚了,为不值的也是他。可是现在,太多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,只能彼此接受。邵洛川见她的样子,好似真的没事,这才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“走吧,吃饭去。”邵洛川又笑了起来,两人往公馆而去,他随口问着,“我刚才听城城说,你近工作很忙?”近日,公司的确很是繁忙,因为手上的一个项目到了后期,立刻就要交工,连着几天都在加班。好不容易这边将这个项目完成了,上边却又是立刻下达了另外一个新项目来。那本应该可以让别个主管接手,但是因为蓝星夜的关系,所以还是交给她负责接洽了。因为那第三方合作方,蓝星夜是认识的,曾经也在那家公司工作过。那是s市赫赫有名的金融世家楼氏企业。蓝星夜作为公司代表,前往楼氏。相熟的故人,早先为了他们而打拼,这一次却是成了合作的关系。就在顶楼的总经理办公室,蓝星夜再度和楼氏的当家人楼越离会面。楼越离坐在大班椅上,大半年不见,他却是一如往昔,气质高雅仪表不凡。鼻梁上的那一副金丝镶边的眼镜,显得很是斯文和气。果然是气度非凡,很有气魄的人物。“楼总,您好,好久不见。”蓝星夜由秘书带着上前,她落落大方的打招呼。楼越离瞧见了她,他也露出了微笑来。早先合作方公司回执过来的代表小姐,那名字他也有听闻,所以一早就知道是她。楼越离招呼她坐下,“蓝总监,没有想到你去了别家公司,今天过来,倒是来和我谈合作了。”“楼总,我也是没有想到。”蓝星夜大方得体的应对,她揶揄道,“不过,这次的合作能不能成功,还要看楼总满不满意了。”“能不能让我满意,那就要看蓝总监的本事了。”楼越离应道。早先就和楼总打过交道,深知他在商场上的随和处事之道,所以蓝星夜这次和他谈合作,倒是一点也不畏手畏脚了,直接是放心大胆地去做。一场会议下来,将前景诉说完全,楼越离也是听的仔细,这边却也是一时间无法彻底决定,还要等后续研究。蓝星夜也是明白,只等这边商议过后的答复了。离开之前,蓝星夜道,“楼总,冒昧问一下,不知道您今天中午是否有约?如果没有,我是不是有荣幸,能够邀您午餐?或者,您定个时间,改天也行。”楼越离缓缓笑开,他温声道,“不用改天了,就今天吧。”“那地方呢?”楼越离沉思了下,报出了一家酒店的名字来,蓝星夜一听,当然是客随主便了。两人便是一同前往用餐的酒店。楼越离很是客气,让蓝星夜点菜,蓝星夜也不相让了,点了几道。等菜上来的时候,两人聊起了一些事情。楼越离道,“本来是调派你去邵氏,没想到你直接跳槽了。”刚才在办公室里,还有两方的下属在场,有些事情是不好多说的,蓝星夜也是明白。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了,倒是没有顾忌了。蓝星夜立刻倒了茶水,朝他一举,“楼总,我辜负你的信任和期待,这杯我敬你,就当是我自罚。”“这么自罚一杯就行了?”楼越离打断了她,“那可是太简单了。”蓝星夜道,“那楼总您说要怎么样才能让您消气呢?”楼越离想了想,认真说道,“这次的项目,你们公司是中间方,要是事成了,你这边可要为楼氏争取的利益。”蓝星夜听到他这么说,心里大喜,这话里的另一个意思,无疑就是同意合作,但是后续还要商议。蓝星夜哪里会不肯,赶紧喝下那自罚的一杯,“是,楼总,我一定会!”楼越离也是挺高兴的,毕竟是故人相遇,再加上这之中还有许多的纠葛,而他也是有所好奇的,比如说那一场世纪婚礼,虽然已经间隔了半年之久,但是一看见她,依旧很是清晰。楼越离在意的不是婚礼如何盛大,而是那男女主角。明明她是邵家二少的妻子,怎么后来却嫁给了邵家四少。这其中的曲折,真是耐人寻味,让人看不清摸不透。而邵明阳,却在之后就销声匿迹了。据邵氏家族这边传出来的消息是,邵明阳远赴国外做投资去了,所以近期都不回国。至于真相如何,无人知晓。现在,邵氏由邵家四少一手当权,也是有声有色风生水起,恐怕过不了多久,那把邵总的交椅就能坐稳。楼越离并不是爱八卦的人,也不爱打探那些消息,只不过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句,“邵二,近来可好?”近来可好。蓝星夜面上没有任何改变,依旧是微笑着的,只是握着的茶杯,那茶水轻轻晃起,泛了一丝涟漪,还是证明她的情绪波动。她放下茶杯道,“他挺好。”点到为止,话题不需要再深入,楼越离也没有再问下去了。此时,菜肴也上来了,他们聊着一些商场上的事情,倒也是相谈甚欢。等到酒足饭饱,席宴结束,蓝星夜就要送楼越离离开。楼越离道,“放心吧,你们的事,我可是守口如瓶,什么也没有说。”蓝星夜哪里会放心不下,商场虽说尔虞我诈,但是楼越离的人品却是如白玉一样。蓝星夜却还是问了一句,“楼总,您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和他的关系?”这恐怕也是蓝星夜心里边的一个困惑,当时她也问过邵明阳,他是怎么告诉楼总的,又是什么时候让他知道的,但是他没有说太多。现在,蓝星夜直面了楼越离,她问了出来。楼越离一定,他想起那一日来,笑着说道,“到底有多久,我也不记得了。只不过,我想你会记得,就是当时你还在楼氏,公司派遣一个策划人到北城去出差的时候。”派遣她出差去北城,是的,是有这么一回事。蓝星夜也记了起来,却才恍然大悟,竟然是在这么久远的时候!他竟然就承认了?楼越离见她有着惊讶,他眉宇一敛道,“也是在这里,就在这家酒店,这家包间。”蓝星夜恍惚回神,楼越离说,“他做东请客,我就来捧场。年轻人胆子不小,一下就提了两个要求。一来是要我拦截掉富蓝那里寄出的律师函,二来就是要我派你去北城出差。”蓝星夜明白过来,但是却也是更为诧异,他竟然向楼总提了这样的两个要求。楼越离爽朗笑着,回忆那一日,现在想来还为他的回答感到有趣,“我当时问他,他和蓝小姐你是什么关系,你猜他是怎么说的?”蓝星夜也是好奇了,“怎么说的?”楼越离一字不漏道,“法定意义上的,具有合法效益,经过专业机构登记认证的关系。”蓝星夜一顿,将这句话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后,她突然无法克制,笑出声来了!是他,也唯有他,当年法律系的大才子,才会说出这么迂回的答案来!也亏的他,才能够想出这么一个答案来!之后,和楼氏合作的项目果断地拿下了,毫无玄机,后续方面也洽谈的十分顺利,赢的了三方公司老总的期许赏识,从开始到结束,却是十分漫长的过程,过了秋天,又过了冬天,春天也是来临。时光总是幽幽,十分迅猛,眼看着城城念完这个学期,就要上小学二年级了。蓝星夜回头一想,那时间还真是够快。这一年初始,s市也有一些事情发生,诸如邵洛川终于胜任邵总,获得董事会认可,公之于众。诸如他和邵哲东之间的内斗,却还在继续。那一场斗争,不知道要延续到何时,才能结束。或许,是一个世纪。

阜阳治牛皮癣的医院
宁波哪家牛皮癣专科医院好
忻州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