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请叫我老祖宗 第0024章 老牛吃嫩草-

2020/02/15 来源:湖南信息港

导读

请叫我老祖宗 第0024章 老牛吃嫩草?“特种兵?”邢可故作惊奇地转头看了一眼李学斌,又摆出一副很感兴趣的兴奋样子,对张潇潇笑道:

请叫我老祖宗 第0024章 老牛吃嫩草?

“特种兵?”

邢可故作惊奇地转头看了一眼李学斌,又摆出一副很感兴趣的兴奋样子,对张潇潇笑道:“我喜欢看特种兵的影视剧了,这还是次在现实遇到真正的特种兵呢。”

张潇潇笑道:“听说李叔以前很厉害,不过好像是违反了军规才被除去军籍,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“那也是特种兵啊。”邢可连问道:“你知道这位李叔喜欢喝什么酒吗?我想和他聊一聊。”

“李叔不喜欢喝洋酒,一般都是喝啤酒。”张潇潇瞄了一眼远处的李学斌,又一脸神秘地小声说道:“不过,李叔很喜欢烈酒,有一次我请他喝了一杯威士忌,他那副酒鬼样子一下就败露了,嘻嘻。”

“威士忌吗?”邢可笑了笑,“你觉得他喜欢什么威士忌?帮我调一杯吧。”

张潇潇美眸一亮,眼神像是一只偷奸耍滑的小狐狸一般,低笑道:“当然是越贵的酒越好了,你看皇家礼炮可以不?”

“皇家礼炮?”

邢可的败家老爹也买过这酒,所以他也知道价格,不由得笑道: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你这酒是真的假的啊?”

“童叟无欺好吗?”张潇潇一看有戏,立刻自信地点了点胸口。

“那就皇家礼炮吧。”邢可笑着点点头。

张潇潇顿时满脸笑容地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皇家礼炮,一脸殷切地递给邢可,笑道:“1880元,财神爷您拿好咯。”

邢可也不在乎这点小钱,随手接过酒瓶,“张老板,你还真是逮着机会就赚钱啊。”

“人家就赚一点嫁妆钱嘛。”

张潇潇见钱眼开地笑了起来,“别叫我张老板,小哥你今年多大啊?”

“二十三。”邢可随意道。

“嘻嘻,那我比你大。”张潇潇眨了眨美眸,“如果你不嫌弃我自来熟的话,就叫我潇潇姐,要不叫我潇潇也行。”

“好吧,潇潇姐。”邢可也无所谓,晃了晃手中的酒瓶,问道:“这酒你不调一下吗?”

“不用。”张潇潇拿出两个复古式酒杯,往里面放了几块冰块,“李叔就喜欢喝烈酒,不喜欢加饮料什么的,喝杯加点冰块,之后纯饮就行了。”

“好吧,谢了。”

邢可拿起酒杯和酒瓶,就转身离开了吧台,快步向李学斌走了过去。

到了七号桌,邢可将酒杯和酒瓶放在桌上,在李学斌的对面坐了下来,笑着说道:“大叔,听潇潇姐说您以前特种兵,我这个人又特别崇拜特种兵,今天难得遇到了,想请您喝杯酒,不知道能不能赏个脸呢?”

“皇家礼炮?”

李学斌眼睛一亮,又看了邢可一眼,摇摇头道:“这么贵的酒,我可喝不起。”

“这酒是我请您喝的。”邢可笑道。

“让你这么破费,我也过意不去。”李学斌依然摇头。

邢可也猜到了他这么说的回答,又故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,“大叔,我今天心情好,都已经花了几万块了,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两千块了,您就赏个脸吧,我还是头一次遇到特种兵,很想和你聊一聊呢。”

李学斌犹豫了一下,还是摇了摇头。

“大叔,我听说你们特种兵行事都特谨慎,您是担心我在这酒里做手脚吧?”邢可一脸无奈地说道。

“我可没担心这个。”李学斌笑着看了邢可一眼,“从这瓶酒从柜子里拿出来开始,我就一直盯着呢,我知道你没做手脚,好吧,我就承你这个情。”

“当兵的就是爽快。”邢可不由得笑道。

“皇家礼炮,啧啧,我这辈子还只喝过一小杯呢。”李学斌感叹一声,连忙拿起酒瓶,往酒杯里倒了一杯。

在李学斌喝酒的时候,邢可趁机仔细看了一眼眼镜上的数据,然而好感度却没有想象中增加得多,只增加了五点而已。

只涨了五点好感度?

邢可的心中不禁有些焦急了,之前只是一瓶三十块钱的百威啤酒就能让李学斌对他的好感度达到40,现在一瓶近两千块的皇家礼炮,为什么只涨了5点好感度?

真的很奇怪。

按理说,李学斌也没多少钱,洋酒也喝不起,平时都是喝啤酒,邢可只是帮他买单,又送了他一瓶啤酒,好感度就达到了40,这让邢可感觉李学斌就是一个爱酒如命的酒鬼,所以才会好感度这么高。

可是,现在他送了一瓶李学斌明显很喜欢的皇家礼炮,李学斌的好感度居然只增加了五点?

这是怎么回事?

邢可真的无法理解其中的奥秘。

“除非……李学斌不是因为我送他啤酒才对我有好感的,而是其他原因?”邢可不由得暗自猜测。

不过,心里虽然有点焦急,但邢可表面上还是很客气地和李学斌聊着,时不时地找机会表示一下崇拜和向往,然而李学斌对他的好感度却是丝毫没有变化,依然是45。

邢可不由得更加迷惑了,为什么会这样?

聊了片刻,李学斌也喝了半瓶,不过眼神丝毫没有醉意,显然是酒量不俗。

“这酒真不错,还剩半瓶我留着下次再喝吧,可不能贪杯咯。”李学斌满意地盖上瓶盖。

“李叔,这酒您满意就行,以后有机会的话,我再请您喝。”邢可尽量平复心情,又问道:“您一般什么时候在这家酒吧喝酒啊?”

“我每天都来的。”李学斌笑道。

“每天都来

?”邢可趁机问道:“看来您很喜欢这家酒吧啊?”

“喜欢这家酒吧?哈哈,也算是一个原因吧。”李学斌哈哈一笑,目光却是不经意地扫过了邢可的身后,眼神中有着一丝温情。

邢可立刻捕捉到了李学斌的目光方向,那个方向是……吧台?

而吧台那边只有一个人,就是张潇潇。

“不是吧……”

邢可不由得有点无语,难不成……这位老大叔其实是暗恋张潇潇,想要老牛吃嫩草,才每天都来这家酒吧?

不对。

邢可又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。

李学斌对于张潇潇应该不可能是男女之情,如果是男女间的喜欢,以他刚才和张潇潇聊得那么亲近的态度,李学斌应该吃醋嫉妒才对,怎么会好感大增。

“对了,李学斌对我好感大增的原因,应该就是张潇潇吧?”

邢可忽然反应过来了。

假如李学斌对张潇潇是看待后辈一样的感情,自然盼着后辈好的。

那么他刚才让张潇潇赚了一大笔钱,让张潇潇因此开心了,李学斌作为长辈也很欣慰,所以才对邢可的好感度飙升到了40。

邢可越想越觉得这个推断的可能性,正好也和李学斌聊的差不多了,便指了指坐在旁边九号桌的邢九儿,笑道:“大叔,我先去陪我姐了,下次再聊啊。”

“去吧。”李学斌哈哈一笑,点了点头。

邢可回到九号桌,在邢九儿的对面坐下后,低声道:“跟我来一下,我有事想问你。”

邢九儿淡淡地点了点头,便站起身,跟着邢可走到了酒吧的门口。

邢可看了一眼周围,发现没人注意,就立刻问道:“九儿,张潇潇是不是李学斌的女儿?我感觉李学斌看张潇潇的眼神,有点像是我爸看我的眼神啊。”

邢九儿看了他一眼,摇头道:“不是父女,李学斌有女儿,已经死了。”

“那会不会是私生女呢?”邢可又说道:“或者说后辈什么的。”

“从基因来分析,这两人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也不是旁系血脉。”邢九儿淡淡道。

邢可微微皱了皱眉头,忽然又想到了一种可能性,“我知道了,说不定张潇潇是李学斌的战友后代呢?李学斌的战友死了,他才来照看战友的后代?是不是?”

“我查一查。”

邢九儿眼中蓝芒闪烁,半晌才摇头道:“也不是,张潇潇的亲属中,只有一个当兵的,但只是普通军人,根本不认识李学斌。”

邢可不由得一怔,有些难以置信,“难道我的猜测错了?”
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