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一路南下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4 来源:湖南信息港

导读

天已经漆黑,但人们还没有睡意,火车还在有节奏的不知疲倦的往南开,夏禾想睡一下,她眯起眼睛努力了一会,发现根本睡不着,于是又睁开眼睛,望着玻璃

天已经漆黑,但人们还没有睡意,火车还在有节奏的不知疲倦的往南开,夏禾想睡一下,她眯起眼睛努力了一会,发现根本睡不着,于是又睁开眼睛,望着玻璃窗外一闪一过的灯光出神。  三年前,也是这样哐当哐当的火车,也是一车厢操着南腔北调的各色人们,那时她和高中同学路儿一起去大学报到,那是她们次坐火车,那种上大学的喜悦和坐火车的尽头还没过去时,便被满车厢南腔北调的声音冲淡的灰飞烟灭,那时她们还是十几岁的孩子,站了十几个小时,腿都发麻了,放眼望去,黑压压的人堆里找不到一个和自己说同样语言的人,夏禾望了望路儿,路儿望了望夏禾,她们都知道此刻的孤立无援在对方心里都已经埋下了一颗催泪弹,任何一句略带温暖和安慰的话都会让这颗催泪弹迅速爆炸,于是她们不敢看对方,不敢说话,极力忍着那一次又一次冲到喉咙的哽咽。  三年后的今天,夏禾22岁了,她独自一人坐上南下的列车,冲向那个她在地图上找过看了无数次的城市,国际小商品城市——义乌。她无数次在地图上丈量过赤峰到义乌的距离,一拃的距离,很近,但走起来却很远,要两天一夜。  出发之前夏禾曾经迷茫过,她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到那孤零零的该怎么办,就因为大学同学佳佳说那里工作机会比较多,她便下定决心要去那里。其实,不管去哪里,对夏禾来说,都是一样的,哪里都需要她一个人去面对,父母累死累活供她和弟弟上完大专,她没办法阻止岁月的脚步凭空在他们脸上,额头上刻下深深地皱纹和沧桑,但现在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让这些皱纹和沧桑的脚步来的慢一些。  临走前一天,母亲不断往包里塞着吃的和用的东西,父亲嘱咐她缺钱就跟家里要,别苦了自己,父亲还为不能在工作上对夏禾有所帮助而表示了深深地内疚。走那天,早晨四点,天还乌漆漆的,父母便陪着夏禾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车站,冬天的风刺入骨髓的冷,二老就站在那里看着载着夏禾的大班车越走越远,越走越远……想到这些,夏禾心里一阵翻腾。  “小妹,你这是去哪啊?”对面以为四十多岁的南方妇女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夏禾。  夏禾被从回忆的思绪里拽出来:“哦,我去义乌。”  “去那干嘛啊?那可远着呢,一站。”妇女关切的问。  “我去找工作。”夏禾礼貌的答。  “哟,你是大学生吧,我说看起来那么小呢,就你一个人吗?怎么没见你跟谁在一起啊?”妇女左右看看问。  “就我自己,那边有同学接我。”  “呀,你这么小,父母放心你一个人去这么远啊?”妇女一副担心的表情。  夏禾听到这句话,眼里便蒙上了一层雾:“没关系,我上大学也是和同学一起,我胆子大着呢!”  妇女又说:“这样也好,多锻炼人啊,了不起,真了不起。”妇女这句话好像说给夏禾听,又好像在自言自语。  夏禾的眼泪便涌了出啦,陌生的车厢里,陌生人的亲切关怀让她受不了,她说:“眼睛好像进什么东西了。”随手便揉了上去,揉去了泪痕,憋回了泪水,脸扭到车窗上,假装看风景。  晚上十点半,火车停靠在义乌站,随着人流走出站台,一股温润潮湿的风便吹了过来,夏禾紧了紧衣服,刚到出口,便看见佳佳正向她招手。旁边站着李阳。  佳佳热情的接过她手里的箱子递到李阳手里:“饿了吧,禾子?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  “不饿,就是困,饭就不吃了,赶紧带我去睡觉吧。”  出租车绝尘而去,留下一串烟雾。  佳佳帮夏禾找的是一间小旅店,通过狭窄而陡峭的楼梯来到四楼,门打开,房间很小,除去一张床,一张桌子,剩下的空间只能站三个人,李阳把行李放进来,空间就更显得局促。  李阳不得不退到门外:“禾子,义乌租房子都要长期,短期的很少,这个旅店房间可以包月租,这个房间300一个月,先这样住着吧,找到工作就搬到公司去住,这边很多公司可以包住宿。”  夏禾感激的:“真是麻烦你们了,谢谢你们,对了,佳佳,这边工作好找吗?”  佳佳:“还可以吧,等会儿我给你一张地图,明天你就照地图找。”  李阳和佳佳走了,夏禾一个人躺在狭小的单人床上,感觉很孤单,心里惆怅起来,佳佳还有李阳陪着,两个人相互照应着,再苦也变甜了,我为什么要跑这么远来?巨大的困意席卷了心头的千头万绪,夏禾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  第二天已经早上九点了,夏禾一骨碌爬起来,按照佳佳给的地图,一边打听,来到人才市场,找工作的人很多,每个橱窗前面都围满了大大小小,高高矮矮的男男女女,他们要不很就是能说会道,要不就是穿着时髦,只有夏禾这个职场菜鸟嘴不甜,没经验,拘拘谨谨地看着上面眼花缭乱的各种职位。要有经验,计算机熟练,形象好,气质佳,熟悉义乌市场,有驾照更好……这是每个职位后面千篇一律的要求,夏禾有点傻眼了,这些条件她几乎没有符合的,正发愁时,一个客服的工作映入眼帘,明确要求要应届毕业生,夏禾赶紧抄号码和地址,这时一个看上去比她小的姑娘问:“请问XX路XX号怎么走啊?”眼前的姑娘小巧,黑瘦,也是一脸腼腆,夏禾一看她和自己去的是同一条街不同号,于是两人结伴同行,一路上边聊边打听地址,还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,夏禾有了除佳佳外义乌个朋友。  给夏禾面试的是一位三十左右的男人,很儒雅,他把夏禾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夏禾感觉有千万枚钉子扎在自己的身上,更加拘谨和紧张,男人终于说话了:“你的简历我们看过了,感觉不是很适合我们这个岗位。”  夏禾知道男人不想要她,赶紧说:“我会很努力,很认真学习的。”  男人思索了一下问:“你以前有过类似的工作经历吗?实习的也可以。”  “没有。”夏禾低着头嗡嗡着。  “那你有过什么实习经历吗?”男人又问。  夏禾更加紧张的嗫喏:“这个……哦……我以前做过家教。”  男人犹豫了一会,夏禾偷偷抬眼看男人,男人终于说:“好吧,你明天开始过来试用三天,过后如果双方都觉得可以,就正式上班,但这三天是没有工资的,你考虑一下。”  夏禾赶紧接下话来:“不用考虑,我来。”  几遍“谢谢”之后,她压抑住内心的喜悦下了楼。  出了公司的门,夏禾拨打汉静的电话(那个黑瘦的姑娘),汉静落魄的站在不远处街口,面试没能通过,两人往回返,夏禾安慰了汉静一番。  今天的夏禾心情好,因此不觉得这个狭小的空间有那么拥挤了,她还美滋滋的哼了一首幼稚的儿歌“小燕子,穿花衣,年年春天到这里……”  “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?”佳佳和李阳已经来到门口。  “我明天可以上班了,不过是试用期。”夏禾掩饰不住的喜悦。  佳佳赶忙祝贺:“那太好了啊,一定要好好表现,这三天过去就万事大吉啦。”  李阳帮忙出主意:“夏禾,你得自信一点,说话声音要大些,这三天尽量多做少说,表现好了,留下的机会才大。”  夏禾鸡啄米似的点头。  李阳和佳佳拉夏禾去吃饭,又领她去买衣服,佳佳说女孩子要穿的漂亮点,也能给自己加分,夏禾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  三天的试用期很快就过去了,夏禾在此期间勤勤恳恳,卫生全包了,表现的很努力也很积极,第三天晚上,她忐忑不安的等待老板的“宣判”,结果还是被“枪毙”了。夏禾手脚软绵的回到小旅店,狭小的空间又让她感觉窒息和不自在,李阳和佳佳在无偿地任劳任怨地加班,夏禾想找个人来排遣一下内心的焦虑和烦躁,她拨了汉静的电话但已经停机,她不得不拿出日记本,写下句“现在,我还剩下2000元”,泪水便涌了出来,又接着写,刚来才几天,1000块钱就没了,兜里还剩2000元,我能支撑几天?  早晨的阳光毫无顾忌的洒进屋子,夏禾又来到人才市场,还是那样熙熙攘攘,夏禾不禁想,这年头,抢饭碗的可真多啊!抬头去寻找合适自己的职位,从左到右,边看边挪,一下便撞在旁边一位穿着入时的女孩身上,夏禾连忙道歉,女孩爽朗的笑了:“你找工作?”  夏禾也腼腆的笑笑:“是啊!你要招人吗?”  “不,我也是找工作的。”女孩很善谈,一看就是那种很容易入流的人,几句话下来好像已经跟夏禾认识很久了,她盯着夏禾:“你找工作怎么都不爱说话啊?现在这么老实要吃亏的,你要很会讲才行,什么都了解一点点,人家问起来你也好回答,这样就好像有工作经验,只要进了公司,好好表现,差不多就能留下来,你也是大专生吧?我们没有强硬的学历证书,敲门砖就只能靠自己这张嘴啦。”  夏禾觉得她虽然和自己同一年毕业,但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,她决定试试女孩的建议。  女孩存下夏禾的手机号码:“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,有空找我玩啊!”  夏禾去面试的路上,一直念叨着女孩的话“要自信,腰板要挺直,说话要响亮……”  对面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夏禾心想,早晚有一天我也要坐在这给别人面试而不是自己来面试。  小伙子倒是很爽快,没等夏禾精心准备的言语得以发挥,便直接拍板:“行,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,带上你的身份证复印件,不过要先支付500元押金,用作培训,做满一年后退还。”  夏禾的情绪瞬间由波峰跌至深谷,500快啊!  小伙子看出夏禾的犹豫:“你回去考虑一下吧,晚上给我答复,我是看你一个人跑这么远不容易,有很多人都喜欢这个岗位呢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  晚上,夏禾把情况跟李阳和佳佳说了一遍。  李阳立刻反对:“夏禾,这样的不能去,他们是骗人的,到时候他们拿钱跑人了,你哭都找不到门口。”  佳佳也说:“是的,禾子,工作急不得,我来那会儿,找了半个多月,终于有一个公司肯要我了,干了一天就把我开了,后来也遇到过这样的公司,听说他们专门骗刚毕业的学生。”  李阳又提醒:“他们是不是只要应届毕业生,而且公司没几个人?”  经这么一提醒,夏禾想起来,那公司只有两个人,说刚成立,正在大批量招人,给的工资也不低,看来真是差点上当啊!工作又泡汤了,夏禾心又冷了。  佳佳给夏禾提气:“禾子,找工作得慢慢来,工作到处都有,但找一个合适自己的不容易,别着急,你这才找了几天啊!人家找几个月,半年的都有。”  夏禾知道佳佳这是安慰她,只能摇摇头叹口气。  李阳和佳佳又拉夏禾出去吃饭,夏禾百般推脱,还是被拉去了,夏禾欠他们的太多了。  接下来的日子,夏禾每天还是奔波找工作,舍不得坐车,都用步行代替,饭也三顿凑成两顿甚至一顿,得到的回应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。二十多天了,夏禾还没找到,看着兜里一天一天瘪下去的钞票,房子也快到期了,夏禾心急如焚,她每天提醒自己一定要尽快找到工作,否则要睡大街了。  汉静已经上班了,做营业员,住在公司里,夏禾很为她高兴。 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夏禾刚睁开眼睛便觉得头晕,脑涨,发热,发现自己感冒发烧了,她软绵绵的走到水池边用冷水洗了脸,去药店买了点感冒药,医生看着她萎靡不振的样子,强烈建议她挂吊瓶,注意休息,她坚决拒绝了,现在的夏禾生不起病,更看不起病,她以平时四倍的药量吞下几粒感冒药,强打起精神又向人才市场走去,路上,电话响了,那边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女音:“喂,夏禾,工作找到了吗?”  夏禾看了看号码,不认识:“你是哪位?”  “吴娟啊!不记得啦,人才市场的那个啊!”  “哦,是你啊。”夏禾记起人才市场传授给自己经验的那个女孩:“我还没找到工作,正要去人才市场呢。”  “你声音怎么怪怪的,生病了吗?”吴娟听出夏禾声音的异样。  夏禾转身坐在马路牙子上:“感冒了,已经吃药了,不要紧。”夏禾说的轻描淡写,她现在必须坚强。  “你说你一个人跑这么远干嘛?连个相互照顾的人都没有,都生病了,还找什么工作?要不来我家吧,我爸妈都在这边上班,我让他们给你做好吃的。”  “不用了,就一个小感冒,不打紧,我可没那么娇气。”  “这可不是什么娇气不娇气的事,小病不治成大病,你如果没钱我借给你,别耽误看病啊!”  夏禾心里一阵温暖“不缺钱,谢谢你,吴娟,我们才认识这么几天……”  “不客气,同时天涯沦落人吗,哦。对了,我差点忘记了,昨天一个公司招销售人员,要十几个人呢,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,能进去了,我们一起还有个伴儿呢。”  “真的啊?”夏禾眼睛亮了起来,但随即又暗下去:“人家能要我们吗?”  “应该没什么问题,说统一培训呢,你现在回去睡一觉,养足精神,明天我叫你一起去面试。”  挂断电话,夏禾心里暖暖的,更多感动,为一座陌生城市来自刚刚认识朋友的关怀而感动,突然又一阵委屈油然而生,这段时间,她往家里打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,无非说她生活的好,吃得好,睡得好,不缺钱。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孤独的漂泊二十多天了,不知道该在哪里落脚,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,清鼻涕流了下来,夏禾剧烈的咳嗽了几声,眼泪随着冲出眼眶,她迅速的抹了抹眼睛,怕被人看见,街上人和车都很多,但都各走各的,没人注意到马路牙子上坐着的夏禾。   共 1437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
云南好的治癫痫病医院
中医治疗癫痫有哪些好办法
标签

友情链接